【移民資訊】為女兒移民加拿大山旮旯 廿四孝老豆無悔由零開始:「唔想功課佔晒全家人時間」

港版國安法殺埋身,人人都說想移民,心動的你,有沒有動力行動呢?Jeff Wong是成功透過申請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「省政府提名投資移民計劃(PEI PNP)」移居當地的港人,一家三口準備在今年的7月中動身離港。賣掉本身居住的單位,在同屋苑短租了一個同樣面積的單位暫住,記者探訪了他們這一家,直擊移民前斷捨離的心路歷程。

已封箱的紙皮盒堆滿整個客房,裝箱這個任務主要由Jeff負責,他說不想太太操勞。Jeff說:「我們已把八成的物品入箱。移民來說,50至60箱是正常的,有些人可能會有90箱。」現時客房裏的40多個紙箱,有一半的物品屬於女兒,他拿出準備給搬運公司的裝箱清單說:「玩具、玩具、文具、書,又是文具,大人可以很果斷,但很難叫小朋友割捨。我們會待女兒睡了,才把她的東西丟掉。不過女兒大部份的東西,對她來說很有紀念價值,我們都會帶過去。」

裝箱都需要有策略,Jeff說:「每一箱最好是同類物品,不要混裝,因為裝箱清單越清楚簡潔,報關時便越少問題。」除了報關的分類裝箱單,他還有另一份仔細紀錄,他說:「毛公仔、鍵盤、手鏈套裝、油畫、沙灘墊,要寫下每一箱載了甚麼……SN號碼(產品序號)都會寫低,以防萬一。找東西時,若沒有這份紀錄,要在40多箱入面把東西找出來,將會是極艱難的任務。」

遙距睇樓 2千呎獨立屋售百萬

不難看出任職貿易公司管理層的Jeff,在處理貨物上有一定經驗,也是一位很有條理的人。不過,絕少人會對移民有經驗,Jeff亦然,因此他在網上找了一班軍師,是已移民到王子島的香港人。現在約有50個香港家庭在王子島定居,人少少但聯繫緊密,為Jeff一路上提供了大大小小的寶貴意見。他說:「加拿大的日用品很貴,反正裝箱有很多窿罅位,網友建議把包裝紙巾都塞進去,不會佔很多空間,牙膏、牙刷我們都有帶去。有朋友說百潔布都要帶去,聽落很有趣但確是很實用。」他更強調移民搬運公司一定要貨比三家,因為價錢可以相差五成。

除了搬屋,遙距買樓也是一門學問。愛德華王子島是加拿大東部一個省分,人口和面積都是加國省分中最少的。一年有六個月下雪(11月至4月),建築條例和香港截然不同,要清楚暖氣供電系統,樓齡外還要顧及屋頂和窗框年齡。網上篩選完心儀單位後,當地的地產經紀會親自到那幢物業,為他們網上直播睇樓。他說:「我們會三位一起睇樓,除了我們兩夫妻喜愛,都要女兒喜歡。太太着重樓齡,女兒注意她的房間格局。當地一間約2,000呎的獨立屋,售價20萬至40萬加元左右(約114萬至228萬港元),對於曾在香港買樓的我們,吸引力實在很大。」 Jeff對「隔山買樓」也有點擔憂,但地產公司會再找當地的專業人士驗樓,進行完整的檢查,對樓房由上至下、由內到外做一個完整的報告。加上Jeff為了面試和考察,都曾到王子島順道睇樓,對當地的房屋的質素有概念,不太擔心會買到貨不對辦的物業。

Jeff看中這個山旮旯小島,全因移民門檻低速度快。基本要求21至59歲,三年企業管理經驗,60萬加元(約343萬港元)資產,加投資15萬加元(約86萬港元)創業便可申請。

多年在貿易公司工作的Jeff就以儲下的人脈和經驗,透過PNP計劃申請到王子島創業。他說:「工作令我有跟供應商聯絡,對於要由打工仔變成做生意,不算有很大的苦惱。」

由於王子島屬偏遠地區,香港沒有直航,陸路交通方面,只得一條聯邦大橋接駁到加拿大大陸,所以推出的移民計劃都相對友善,申請人登陸後全家享有加拿大醫保福利,配偶可同行並到當地工作,孩子亦可以免費入讀公立學校。他們計算過資產符合資格,便坐言起行遞交申請,找移民中介準備投資計劃書,只用了年半時間便成功獲批。

夫婦棄事業 望女兒快樂成長

雖然Jeff的太太未有即時就業的打算,但因為是專業人士,要是將來想在當地找工作相對容易,商量後便決定由Jeff遞交申請。他說:「太太的犧牲比較大,因為她現在的工作,收入等各方面也很不錯。很多人質疑,移民加拿大可以做甚麼工作?我和太太有共識,女兒的將來會是我們的首要考慮,遠遠超越我們對事業的追求。」移居王子島後,Jeff將從事網上教育玩具銷售生意,希望有更多時間陪伴女兒成長。

移民這個人生決定,一切由女兒升上小學開始。8歲的Mavis就讀傳統學校,雖說已經是校風相對輕鬆的一間,但功課、默書、測驗也佔據了全家人的時間。兩夫妻平日放工回家,便要立即跟女兒做家課,晚飯後到睡前都是溫習,星期六日便準備下周的默書測驗,還未計要參加課外活動,全家人都難以適應。Jeff回憶道:「女兒曾跟我說,一起身便開始溫習,午飯後又溫習,溫習過後晚上又溫習,沒有時間玩耍。我們聽到覺得很心酸,想女兒成長得開心一點,但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看似很難實現。」

在提交申請後,除了到當地進行面試,實地考察拿取社區提名,都是提高申請機會的加分辦法。去年暑假,Jeff一家便去了王子島一個星期,拜訪了數個港人家庭,參觀了不同社區。他說:「香港人都很愛幫香港人,真的很友善。他們分享當地學校在冬天時,會在校園後方建造溜冰場,讓學生和家人周末作親子活動。我預期到移民加拿大後,放假可以一家人去溜冰,這便是我們想要的生活。」Jeff拖着女兒的手,一起回看他們在王子島拍的照片,談笑風生,場面極其溫馨。

移民是成人的抉擇,小孩對移民的了解又有幾深?Mavis說:「移民是我本來在香港生活,但我將會到加拿大生活和讀書。開頭覺得有一點奇怪,為甚麼要突然到加拿大生活呢?但我喜歡王子島,可以養小狗,冬天可以玩雪。開頭可能會有點不捨朋友,但我有一位好朋友的WhatsApp,掛住佢我會WhatsApp佢。」 Jeff指他們很早便跟女兒說移民,「小朋友只能接收到很平面直接的資訊,我們會告訴她移民到加拿大後,除了讀書,我們會有多一點時間去玩,去做一些我們享受的事情。例如跟媽媽一起畫畫,或有空間養小動物。」

武肺封島 7月難成行

通過門檻,符合資格,謀生有法,女兒喜歡,到埗又有照應,一切看似順利,但移民過程稍欠耐性和條理都難以成事。縱有移民中介公司代辦手續,但也必須親自準備大量文件,Jeff就因為一張陳年遙距課程畢業證書而飽受煎熬。他說:「因為當年遙距課程豁免了部份學分,所以成績單上顯示的學分比正常學位少。移民局又指院校找不到我的資料,懷疑我不誠實。結果解釋和補資料,拖延了三至四個月左右,很擔心申請被拒。」他現在已收到工作簽證批文,隨時可以動身離港,但疫情下王子島封鎖,航班不停更改,現在還未知7月中能否如期出發。

移民看似很理想,但取捨和掙扎也不少,Jeff說:「很喜歡我們的屋苑,我和太太結婚時便以搬到這裏為目標。在這個家看着女兒長大,忽然之間要離開這個理想環境,一定會有不捨。」

事業發展未必如香港般好,收入亦可能會減少,家人和朋友都不在身邊,Jeff認為決定移民前,最重要的是要清楚自己想要怎樣的生活。他說:「現在很多人都說,走到便走吧!政治因素在我們當初決定移民時,不算佔很大的比重。但看到現時事態發展,我們慶幸當初做了這個決定。一直生活在香港那種急速的步伐,人生差不多去到一半,我們希望可以放慢腳步,不要再只為生活衝衝衝。多一點時間和女兒相處,一家人多一點時間規劃未來,這便是我們人生下半場的目標。」